欢迎访问 渭南信息港 - 渭南网,渭南新闻,渭南在线

华阴老腔与陈忠实

2020年02月12日 20:31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淘宝刷单,鸿影雪痕,如何鉴别砚台年代

 “我们早早起了床,收拾好东西就往西安赶……面对吊唁人群演唱时,我害怕唱不下去,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唱完那一瞬,70岁老腔传承人张喜民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喷涌而出。

 5月4日上午10时,陕西省作协大院追思堂前,11位艺人首次站立表演,用“哭腔哀声”, 吼唱《白鹿原》片头尾曲,用苍凉、悲壮、凄婉的远古之音、雄沉之气,深切悼念一位让华阴老腔走向世界的大作家。

 ■记者 邢小俊

 渊 源

 “陈忠实老师是发现华阴老腔的伯乐!又是老腔艺人心目中遮风挡雨的大树。”

 5月21日上午,华阴老腔保护中心主任党安华一大早就在西安音乐厅录制节目,他说:“对老腔来说,把一个恩人和导师失去了。”言辞间仍难掩悲痛。

 华山高耸,黄河、洛水、渭水三河静流。华山北麓与渭水之间的丰腴之地谓之华阴, 蒿草齐腰、古韵犹存的千年壑塬之上,汉唐遗音——华阴老腔,一声长吼回荡在天际,直入云端……

 陈忠实先生一辈子业余爱好甚少,好听几句秦腔,尤其以华阴老腔为甚。先生不会唱,就是喜欢听。每每听到忘情,就会哈哈大笑或是咬牙切齿、捶胸弹脚。

 据党安华叙述,华阴老腔与陈忠实老师是在2004年初第一次结缘的,当时老腔到西安为省两会代表演出,陈老师就在台下观看,但艺人们并不知道陈老师坐在下面。 

 据陈忠实2012年8月3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文章《白鹿原上奏响一支老腔 》描述:“2004年春节的气氛尚未散尽,一台陕西民间多剧种的演出……尽管他着重说老腔如何如何,我却很难产生惊诧之类的反应,这是基于一种庸常的判断:我在关中地区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听说过老腔这个剧种,可见其影响的宽窄了。”

 “这样富有艺术魅力的老腔,此前却未听说过,设想心底如若有老腔的旋律不时响动,肯定会影响到我对关中乡村生活的感受和体味,也会影响到笔下文字的色调和质地……再看白发白眉老汉,安静地在台角下坐着,我突然生出神秘感来。”

 从此,华阴老腔与陈忠实老师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5年,陈忠实把华阴老腔班推荐给话剧《白鹿原》导演林兆华,一经在舞台亮相——濒临死亡的华阴老腔,命运开始发生逆转。

 后来,在话剧《白鹿原》筹备阶段,编剧孟冰电话嘱陈忠实提供关中民间歌谣。陈忠实几乎本能地想到几句流传甚广的既能唱也能顺口溜出的词儿来: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走一步退两步全当没走。前奔颅(前额)后马勺(后脑)都有骨头。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天在上地在下你娃甭牛……孟冰甚感兴趣,这样结实的大实话似乎只有在关中这块苍茫土地上才会产生。于是,话剧《白鹿原》的主题曲由白毛老汉他们唱响了,唱词《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成了老腔经典唱词。

 当时的情形是,党安华正为老腔的后继无人乃至断档而揪心。华阴活跃在乡村的自演自乐的或紧凑或松散的班社,当时仅存“白毛”这一拿得出手的老腔班社,究其原因,关键的一条是经济效益太差,收入低微,不仅年轻人看不上这个行当,过去那些颇具演唱天赋的老艺人也另寻生活途径去了。

 2006年,老腔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陈忠实一边极力向外界推荐着老腔,一边更关注它的生存危机和传承。

 欣慰的是,自参与话剧《白鹿原》演出到当年年末,华阴老腔出人意料的好事不期而至,且不说在陕西当地被邀频频出场,老腔第一次登上了中央电视台“千秋华宴——2007春节戏曲晚会”的高台,同时又受邀参加中国文联于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百花迎春”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演出。

 十几年来,老腔和北京人艺《白鹿原》剧组经常排练,党安华等人与陈老师就有了更密切的接触,年龄相仿的张喜民与陈忠实已是莫逆之交。

本文地址:http://www.witchblade2009.com/tiyuhuodong/760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陕西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下一篇:陕西科技大学2020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初试成绩查询及成绩复核工作通知

相关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