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港 - 渭南网,渭南新闻,渭南在线

陕西1932:潼关霍乱死亡率高达30%不止,最后是怎么扑灭的(2)

2020-02-16 20:49

南山欢乐海岸,高档橱柜,天天跑酷最新刷金币

>潼关县城

薛道五颁布防疫规定,首先压实军警联合稽查处和医疗分队。在由晋入陕的渡口,由豫入陕的第一关,以及四个城门处强迫注射疫苗,不注射者不准入境。注射者发给注射证(注明日期和次数),方准通行。街巷如有死亡者,马上装殓埋葬,不准停放。用石灰撒洒街道,用溴水喷洒垃圾堆及各户厕所,再用石灰撒盖。不准任何人在潼水中洗衣服等污物,水井加盖。不准卖瓜果的进城,一律不准卖冷食,以防苍蝇、蚊子传染疫病。挨家挨户注射防疫针。

其次压实保甲长(基层干部),发动老百姓拍苍蝇、蚊子,政府出钱收购,按数付款,收后挖沟深埋。宣传讲卫生不得疫病,吃饭喝水不吃生冷食物,吃饭时碗筷放在蒸笼消毒,然后再可使用。每日疫情,要报总医疗处,不得瞒报、漏报。

>潼关乡村

经过一个多月的严格把关,疫情渐渐得到控制,薛道五初步完成任务,带着医疗队返回西安。不过据亲历者李灵斋说法,城区控制相对容易,乡村居住分散,一些农民没有文化,卫生观念落后,死活不接受预防接种,政府难以管理,疫情延迟到秋天,才算全部根治。值得一提的是,薛道五在新中国建立后,历任西安市临时商会会长、市医药公司副经理、新城区商业局副局长、市工商联主任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陕西省工商联主任委员、陕西省第四、五届政协副主席等职。毫无疑问,薛道五不仅是杨虎城的得力干部,也是人民政府的好公仆。

参考文献:

1、刘炳涛:《1932年陕西省的霍乱疫情及其社会应对》,《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0年7月)

2、李灵斋:《霍乱疫病由豫流行入陕纪实》,《黑色记忆之天灾人祸》,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

3、《往者可鉴:民国陕西霍乱疫情与防治》,西安市档案局编印(2003年)

上一篇:疫情面前我行我素 陕西一女大学生遭处罚

下一篇:冲锋在第一线 战斗在最前沿——陕西省夯实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组织保证